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传家: 明明各自为战却配合完美, 易家的默契秘诀全在日常一个习惯

发布日期:2022-06-09 19:20    点击次数:189

《传家》与其说是一部民国剧,不如说是一部女性联手在民国搞事业的剧。剧中的易家三姐妹钟灵、钟玉和钟秀都在努力用自己的方式拼事业。

虽然三姐妹的出身不同,性格迥异,搞事业的方式不同,有趣的是总能在关键时刻放弃矛盾,一致对外,珠联璧合,配合默契。

那些妄图用姐妹之间的矛盾来图谋不轨的小人,到最后往往发现自己才是那个被易家三姐妹集体玩死的傻子。

就拿最近的剧情来说。易家大伯为了达到侵占易家财产的目的,与日本人联手逼死了易家家主易兴华,而后以帮忙料理家务为名,大伯那个志大才疏、不学无术的儿子易寄德便赖在了易家大宅中。一面监视易家上下的一举一动,一面私下倾吐大宅中的贵重物品。

面对大伯一家狼子野心昭然若揭,易家的女人们除了易钟灵明显表现出对易寄德的厌恶和不满外,其他人似乎都在接受命运的摆布,一副无可奈何的屈服样子。

易家后妈黄莹如因伤心欲绝而卧病在床,似乎有一病不起的样子。六神无主之间,不仅让易寄德主持丈夫的葬礼,甚至还殷勤备至地给易寄德牵线搭桥,迎娶实力雄厚的孙家小姐。

大姐易钟灵一副心灰意冷,被逼出星华的样子,天天在家安排厨房,还亲手熬汤给住院的大伯送过去。一副想拉拢大伯支持自己夺回星华的样子。

二姐钟玉则开始冒天下之大不韪与日本人做起了生意,一副要与仇家合作的样子,还处处招惹抗日激进分子。

小妹钟秀则天天和纨绔子弟陆培约会,仿佛一副不知轻重,纵情声色的样子。

可转眼间,黄莹如一招请君入瓮,用金银珠宝将易寄德引入小仓库,一把火烧了这个贪财好色的无赖。

易钟灵渣最后一次送汤时,用一碗毒汤替父亲清理门户,杀了大伯,片叶不沾身地带着饭盒离开医院。

而钟玉则在星华重新开业当天故意引来抗日激进团体的刺杀,然后钟秀趁乱展示其苦练许久的枪法,在混乱中结果了杀父仇人鹰司忠义。

虽然三姐妹开始时都出于保护对方的考虑,没有将自己的复仇计划与其他人沟通,但结果却是在各自的战场上紧密合作,配合默契地将家贼外辱都清理干净。

而这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三姐妹联手合作了。

早在第一次父亲易兴华让钟灵、钟玉和钟秀三姐妹进入星华工作开始,三人就已经各显其能,完美地帮公司销库存,盘活公司资产。

钟灵研发新品、改良配方加强服务和管理,钟玉贡献各种营销点子和套路,而钟秀则充分发挥其社交名媛的影响力大搞宣传。

结果明明是三人相互较劲,却变成了三姐妹第一次完美配合的演练。

易家的女人可以说个个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的高手(钟秀除外)。明明平时暗流涌动,加起来恨不得一万个心眼,可为何在关键时刻易家的女人们总能突然间放弃前嫌,达到如此完美的配合?

其实原因全在易兴华的一个习惯,除非有公务忙碌,否则都要求一家人一起吃饭。

在钟玉初回易家大宅时,曾任性拒绝与家人共进早餐。但父亲易兴华却坚持让钟杰把钟玉直接从床上拽起来,背下楼,放在桌前吃饭。

这种强制行为让钟玉和易家诸人爆发了第一场火药味十足的正面冲突。

当时易兴华就对着易家儿女们说,只要他在,所有人都必须在餐桌上就餐。

别小瞧易兴华这点规矩,能让易家的女人能在关键时刻团结起来的力量,正源于这每天一粥一饭的分享和共处。

一家人一起吃饭能培养家庭的仪式感

在《传家》中,我们可以看到,易家在重大节日必有特色鲜明的家宴将家人聚集到一起。不管是元宵节山楂白糖桂花馅的汤圆还是中秋节巨大的团圆月饼,都体现了易家对于传统的坚持和对家族兴起地的缅怀。

一场场家宴虽不奢华,但清雅而隆重;虽只是家人们之间的聚会,但在仪轨规矩上务必地讲究庄重。每个人在家宴中都有自己的位置,体现着长幼有序,夫妻和顺。

这样的家宴往往会成为家族成员的共同记忆,传递着家的意义。

比如元宵节大姐钟灵就必须亲自下厨调馅儿,做带有老北京特色的汤圆。

而钟秀也曾回忆所,往年中秋节会在江上泛舟赏月的美好。

易兴华正是用这种颇具仪式感的家宴把自己对家乡的眷恋,对家人的态度还有家庭教育融入其中,构成易家特有的特点和品性。

在这种亲密的家庭环境中,不管发生任何事,有任何争执都成为成员间彼此进行深入了解的契机,每个成员都会用自己的方式影响家宴的走向。

这样一来家宴就为家人之间最为本性的接触提供了空间。而这种共同记忆的建立就是家族向心力的积累。一旦家中发生重大变故,这种向心力便会让人们自觉地心往一出使。

一家人吃饭是联络感情和分享传统的最佳途径

除了重要的节日,易兴华还坚持每天大家都要团坐在桌上,一起共进早中晚餐。

开始时钟玉总想游离在易家之外,但随着父亲的坚持和日复一日地和家人一起用餐,钟玉很快就开始对家和家族有了更多的体悟。

尽管在表面上她还是表现得我行我素,但通过一次次在餐桌上的情感交流和言语交锋,她已经不自觉地放弃了自己当初要求分家的初衷,转而拼命捍卫家族荣誉。

在一起吃饭的过程中,钟玉对钟灵和席维安这对夫妇逐渐从偏见转为欣赏。钟秀对钟玉也从觉得愤愤不平地对峙走向和平共处。

平时大家都各有各的事情忙,难得聚在一起交流思想情感。这种沟通的不充分往往是家庭中矛盾和误解的温床。坚持每天一起吃饭,就是每天为家人之间的沟通提供三次机会。

吃饭时有美食相伴,人们往往会比公事公办的谈话更觉得轻松惬意。

即便是再没话讲的夫妻,没有共同话题的父子,若能坚持每天三次一起吃饭,也会开始交流。

毕竟大家要面对面地坐在一起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一次两次不说话还可以,时间一长谁都不可能忍受死气沉沉、沉默不语的餐桌,总会找些话题来说一说。

哪怕开始时分享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比如天气,比如菜肴,但一旦打开了沟通的大门,便可以逐渐引入更深层的交流。

当人们愿意开始交流时,往往便意味着隔膜和藩篱的瓦解和打破。藩篱少了,自然默契感便增加了。再加上有家庭记忆的加持,家人间的默契感便也培养出来了。

即便是遇见易家的主心骨易兴华遇害这样的事,从一起吃饭培养出的默契感会让家中所有人都感到自己所肩负的使命和责任。

于是当易家三姐妹齐心协力地将易兴华的尸体从鹰司忠义那里一步步抬回来时,她们心中便心照不宣地开始了自己的复仇计划。

即便彼此背对背,也知道对方真实的意图一定和自己一样——复仇。

凭借着这样默契感,才上演了一场易家女人们的复仇者联盟。